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踢皮球现象普遍超六成人担心权力寻租有机可乘

发布时间:2020-02-27 20:20:02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漫画:陶小莫  年关临近,某大型国企市场推广部负责人沈然,遇到了一件头疼事儿。当地电视台没有按合约播出他们企业的新产品宣传广告,沈然必须代表公司要求电视台归还款项。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视台从前端部门到高层领导,都跟他玩起了“踢皮球”。  “员工说这事儿自己做不了主,让找领导。领导又说不清楚情况,让我找具体负责的员工。个个推三阻四,谁也不出面负责,也不给个准话。最后,他们干脆都不接我电话了。”沈然与同事只得一次次地往返于电视台与广告代理公司之间,半个月下来,腿都跑细了也没个结果。  “踢皮球”现象并不是新鲜事,现实生活中,这种现象屡见不鲜。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近期通过民意中国网和网易新闻中心,对1933人进行的在线调查显示,日常生活中,98.2%的人遭遇过“踢皮球”。其中,57.2%的人表示“有时”会有这种遭遇,30.3%的人“经常”遭遇这种情况。仅1.8%的人从来没有这种经历。  遭遇“踢皮球”时74.1%的人只能“忍忍就算了”  “踢皮球”最容易发生在什么情况下?调查中,“在政府部门办事时”成为首选,获选率高达81.8%。另外,65.2%的人认为“在垄断行业办事时”也容易有此遭遇,65.0%的人认为是“权益受到损害,维权投诉时”,40.7%的人认为是“在学校等事业单位办事时”,还有37.4%的人认为是“在大型商场等消费场所遇到纠纷时”。  遭遇“踢皮球”时,通常当事人只能忍着。调查发现,74.1%的人认为“办事要紧,忍忍就算了”,32.5%的人会“和工作人员据理力争”,31.7%的人会“受不起这种折腾,索性不办事了”,27.5%的人选择“投诉”。能够下定决心为此“上访”或“起诉”的人,分别只有5.9%和3.9%。  “对方是我们重要的长期合作伙伴,我们也不便通过强硬手段逼迫对方。”为了使公司损失减少到最小,沈然只得一次次忍气吞声。最后,双方高层领导协商后,才把这笔款项纳入下一年的预算中。  “这算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要是公司利益有损,可能最后就是我担责了。”沈然说。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主任孙柏瑛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生活中涉及个人利益的琐事,人们在遇到“踢皮球”或扯皮时,选择忍一忍是情理之中,只要问题能解决,一般就算了,也免去了很多节外生枝的麻烦。  “但要是涉及的利益关系比较复杂,那就不是忍气吞声这么简单了。很多人会想到投诉或起诉,但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该如何投诉,社会上的投诉渠道透明度并不高。”孙柏瑛说。  80.7%的人认为“踢皮球”现象盛行会损害政府形象  为什么会产生“踢皮球”现象?调查中,79.3%的人认为原因在于“相关工作人员不愿承担责任”,67.0%的人认为是“职能部门权责不清晰”,64.2%的人将原因归结为“官僚主义心态作祟”,63.8%的人认为是“办事效率低下”,还有52.2%的人认为“目前还存在法律和制度的空白地带”。  北京“白领”曾洁自称是个“团购迷”。去年圣诞节前,她团购了一家KTV打折券。节日将近,她兴冲冲地和一帮朋友去消费,在排队等了3个小时后,却被告知,若一次消费达不到规定人数,就必须加价。  曾洁拨通了团购网站的客服电话,客服人员表示,通过该网站团购的客户不需要加价消费。但商家不认账,并称“这是业界行规”。  几天之内,曾洁给团购网站和商家打了十几个电话,双方始终各执一词,团购券也一直没能使用。  无奈之下,曾洁向当地消费者协会求助,得到的答复却是,“国家目前没有针对团购经营模式的法律法规”,建议消费者与商家、团购网站自行协商解决。  面对这样的回答,曾洁顿感求助无门。“既然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为什么还放任那么多团购网站一夜之间兴起?消费者的权益受到侵犯,不找消费者协会,还能找谁呢?”  曾洁郁闷地说:“没有法律法规,也可以督促有关方面尽快解决问题啊。让我们自行解决,不就等于把烫手山芋又扔回来了吗?”  协商解决总是遥遥无期,曾洁最终还是放弃了。现在每当跟朋友谈起这次遭遇,她都会苦笑,“只要是皮球,除了国足,谁都能踢得溜溜儿的。”  “踢皮球”现象肆行无忌,不可能没有后果或影响。本次调查显示,80.7%的人认为“踢皮球”现象盛行会“损害政府形象”,78.8%的人表示会“浪费社会资源,提高社会成本”,76.6%的人认为这一现象盛行会“影响社会和谐”,60.3%的人认为会“为权力寻租提供空间”。  孙柏瑛表示,产生“踢皮球”现象的核心原因,还是体制问题。权力若集中在一个部门手上,容易产生腐败,分开来可能又容易导致权责不清,无人负责。这是由于体制不够完善造成的。  “破解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加强体制的建设性功能,促进官民之间的信任。”孙柏瑛建议,首先,不能总用负面机制刺激产生民怨,正向的激励机制有待开发。政府组织结构及职能,需要继续调整,尽量减少职能交叉、权责混淆等问题。  孙柏瑛还认为,政府职能部门的服务意识非常重要。要扭转“官本位”的不正之风,需要很长时间,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本报记者 黄冲 实习生张锐珏

贵州地区文化衫制作公司

定做西装

贵州医护服报价

西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