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共产党员【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2:04:24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本报记者 张 磊 实习生 李 琳□

7月1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党的群众路线典型事迹报告会,就践行“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一根本要求,报告了7位卫生计生领域优秀代表在各自岗位的实践。

和时间赛跑,是为了抢救生命

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县发生里氏7.1级地震。“我必须回到灾区!”玉树州人民医院院长韩慧瑛说。此时,她身患过敏性紫癜等多种疾病,正在青海省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在此后的65个日夜里,她拖着病体坚守在抗震救灾第一线,与玉树州人民医院100余名医护人员共同奋战,在震后3天就转运伤员3400人,其中危重伤员400余人。由于积劳成疾,加之身患重病,韩慧瑛不幸于8月25日逝世,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48岁。

韩慧瑛生前的同事和学生、玉树州人民医院儿科主治医师索南巴久,在报告会间隙向记者讲述了另一个故事:1996年的一个冬夜,时任儿科主任的韩慧瑛突然接到电话,说有个重症新生儿需要抢救。虽已怀孕4个月且妊娠反应非常严重,但韩慧瑛还是赶到医院参加救治。整整一个通宵,新生儿转危为安,但她却晕倒在抢救现场,醒来时,自己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至今大家的手机上还都保留着韩院长的手机号,她仿佛还在我们的身边,鼓励我们不断提高医术,救治更多的患者。”索南巴久说。

同样忘我扑在玉树救灾前线的还有玉树八一医院(原玉树县妇幼卫生综合医院)院长才仁松保,多次采访过他的青海省广播电台记者段涛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

玉树地震发生后,为了尽快将医院重建起来,才仁松保几乎住在了工地。每当同事劝他多休息一会儿时,他总是那句话:“多休息一会儿,就可能有患者因此丧命。咱们和时间赛跑,就能抢救更多的生命!”

2012年5月,再也支撑不了的才仁松保来到北京,接受了胃大部切除手术。能够下地走路后,他立刻就回到玉树。8月28日,重建的玉树八一医院正式竣工,可此时的才仁松保连站着参加竣工仪式的力气也没有了。10月24日,医生检查发现才仁松保的肝上长了一个直径达15厘米的恶性肿瘤,仅过了一天,他便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坚守计生岗位,无怨无悔

“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计生专干,更没想到一干就是10多年。”谈起自己从事计生工作的经历,周丽蓉连说几个“没想到”。

周丽蓉是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龙舟坪镇合子坳村人,2002年大学毕业后,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经过村支书多次劝说,她回到村里做起了计生专干。(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合子坳村山路崎岖,500多户人家散居其间,进村入户极为不便。“我怀孕5个月时,一次随访后回来天色已晚,由于路况差,我和开摩托车的师傅连人带车摔到坎下,幸好被一片树丛挡住,后来才被路人救起。”周丽蓉说,由于当地对计生工作极为抵触,每次到村民家随访,都要父亲拿着棍棒走在前面,以防人家放狗咬她。

周丽蓉也不是没有动过离开的心思。“当我揣着辞职书来到老支书家里时,已是癌症晚期的他躺在床上,在笔记本上写划着的,全是村困难户的基本情况。我震撼了,老支书在生命之烛即将燃尽的时刻,心中牵挂的依然是村民,我这点困难又算啥。”她说。

周丽蓉留了下来,这一干就是10年。10年间,她共看望生育、节育对象5100多人次,送出钱物数万元,合子坳村也成为全县计划生育工作先进集体。

与周丽蓉一样,颜希远也是一名基层计生专干。“我1988年就在南充市营山县合兴乡从事计生工作,到现在已经25年了。”

一位村民一直不落实节育措施,颜希远上门做工作,却被打伤。“为工作挨了打,我很生气,但转念一想,落实国策责任重大,个人受点委屈算个啥?”颜希远说。

出院后,颜希远又来到这位村民家,告诉他们自己不打算追究责任。夫妇俩感动得又是端茶,又是做饭。颜希远抓住时机,再一次和他们讲政策、摆道理,夫妇俩最终落实了节育措施。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做计划生育工作就是做群众工作,是个细致活儿,要多站在群众的角度想问题,要心贴心地和他们交流沟通。”颜希远说,为了得到乡亲们认可,两年里,自己走遍了全乡10个村、93个村民小组、2750多户,认识了1万多名群众,穿烂了6双胶鞋、2双雨靴。两年后,合兴乡一举甩脱计划生育黄牌乡的帽子,还被评为计划生育工作先进集体。

为眼病患者守住光明

1986年,魏文斌成为北京同仁医院眼科的一名医生。“眼底病手术技术含量高、难度大、风险大,但患者视力提高不明显,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专业。”魏文斌说。

一次,给一位患者检查后,魏文斌告诉他:“你的眼底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但0.03的视力只能这样。”0.03,意味着他只能贴在放大镜上才能看清东西。可是那位患者却激动得连声说:“谢谢大夫!您知道,这0.03的视力对我有多重要。有了它,所有的事我都能干呢!”一瞬间,魏文斌意识到,0.03对黑暗来说就是全部的光亮,留住病人最后的光明,对医生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从此,魏文斌更坚定了自己从医的信心,“用自己的学识为眼病患者守住光明!”魏文斌说。27年来,他共完成1万余例手术,其中复杂玻璃体视网膜手术6000多例,撰写200多篇学术论文,完成19部专著。“为患者服务,我觉得生活充满着幸福。”魏文斌说。

“中国医生,verygood!”

2009年12月,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麻醉科医生李杰接到通知,要远赴加纳进行为期两年的医疗援助。

“我忘不了刚走出机舱的那一刻:骄阳似火、热浪滚滚,可是机场却冷冷清清,没有传说中的鲜花、掌声和拥抱。当时我暗想,难道我们不受欢迎?”李杰说。

不出所料,医疗队遇到了重重困难。当地医生不想让中方介入临床工作,工作开局不利,生活条件艰苦,队员们情绪低落。有人建议到社区医院工作,局面会比较容易打开。但李杰认为:“作为麻醉医生,手术室就是我的阵地。我必须坚守阵地,想方设法让当地同行认可中国医生的技术。”

证明自己的机会很快来了。一天下午,手术室来了一个重病号,在当地医生忙得团团转时,李杰主动请缨,巧妙地解决了难题,麻醉终于成功了。麻醉科主任竖起了大拇指:中国医生,verygood!“此情此景,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医生感到骄傲和自豪!”李杰说。

蔡梦红是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也是广东省第24批援赤道几内亚医疗队队员。与李杰不同,她面临的最大困难是艾滋病的威胁。“在那里,艾滋病就像感冒发烧一样普遍。”蔡梦红说。

医疗援助期间,一位艾滋病病毒抗体阳性的患者来找蔡梦红看病。“她曾因多发性子宫肌瘤流产,手术做还是不做?面对这位渴望当母亲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我没有理由拒绝,有什么比医生的使命更加神圣呢?”蔡梦红说。

后来,这位患者抱着孩子找到她,恳求蔡梦红给婴儿起个中国名字。“我想这个婴儿是中几友谊的结晶,就叫晶晶吧。”

“有一个念头,我藏在心底;有一种信念,我从不曾放弃:如果祖国再次召唤,我会毫不犹豫地报名,再一次踏上与疾病零距离接触的征途,因为那是我,一名中国医生的光荣使命!”蔡梦红说。

不思议地下城

神魔幻想破解版

天外飞仙单机游戏

主公别闹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