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黄泉冢之水中女妖怪[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8:47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倒斗十多年,这也许是我最后悔接的一桩生意。

带着腥味的风把头上的兜帽吹开,我们一行四人躲在石头后面,屏着呼吸看着前方。只见荒凉的土地上,一条色彩斑斓的蛇正向着一棵枯死的老槐树爬去。不知是不是错觉,我竟听到这本该寂静的地方好像有人在“咯咯”地笑着,笑声忽远忽近,让人汗毛倒竖。

蛇的半截身子已经钻进了树洞,突然,它剩下的半截身躯猛地僵直,一股细小的血流从里面渗了出来。

“黄泉的入口……就在那里?”东子压低声音说道。我们看着那条莫名死去的蛇,只感到一阵寒意上涌。

黄泉冢是倒斗这一行的三大禁地之一。据说它成墓于明清时期,由方士主持修建,具体位置已不可考察。黄泉冢为皇帝沟通阴阳两界所用,其中暗藏世代方士留下的玄机暗道,凶险异常。多年来有许多同行寻找着传说中的黄泉冢,要么一无所获,要么一去不回。

这一次,我们接了跪子岭纪四爷的活计,才寻到的这里。纪四爷今年才四十多岁,却不知道图个什么,竟然拿出一半家财请我们上黄泉冢,并承诺其中的珍宝分毫不取,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我们下斗时带上他的妻子李明月。

李明月是纪四爷三十多岁时娶的二房,长得年轻漂亮,可倒斗这事儿哪能光看脸?我本想拒绝,可最终拗不过东子和大龙的意思,只好默许了她的加入。

借助纪四爷提供的线索,我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找到了黄泉冢。然而进墓之后,我们却被困在了这个山洞里。

“已经快一天了,我们不能耗在这里,走,去看看。”我深吸一口气,率先向老槐树走了过去。我一手扯出已经僵死的蛇,发现它的脑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掉了,看上去十分可怕。

老槐树有两人合抱粗细,从外面望进去,树洞里黑漆漆的。

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泥土中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我蹲下来把树根处的泥土刨开,发现树根被古旧的铁链绑住,上面还涂了朱砂,并穿着三枚古铜钱。

“朱砂穿金,老树盘根。”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如此。我们根本还没有进入黄泉冢,先前那道墓门只是障眼法。”东子三人被我吓了一跳,我接着说道,“古代方士多以铜钱作为卜筮和辟邪所用,再以朱砂作为引子,所以,这棵树才是真正的墓门。”

东子第一个反应过来,一把扯下了那些链子。只听“吱呀”一声,像是老木门打开的声音,老槐树竟然从中间猛地裂开了。同时,地上出现了一条口子,里面黑洞洞的,也不知道有多深。

李明月吓得差点叫出来,颤抖着说道:“我刚刚看到……有什么东西在里面闪了一下。”

我们不由地心中一寒,几乎同时转头去看那条没了脑袋的蛇。

传说黄泉冢是人间阴气汇聚的地方,门口还有这么一棵枯死的鬼木,我不禁想:难道这下面真的是黄泉路?

可是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即使等待我们的就是那阴森可怕的鬼门关……

水中女妖

这洞比我们想象的要深,但幸运的是我们摔进了一个水潭里。

等我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浸在了水中,腥臭的湖水正往鼻腔和嘴里钻。我赶紧游出水面,奇怪的是,尽管我泡在冰冷的水里,身体却感到越来越热。

“大龙,东子,你们在哪儿?”我大声地喊着同伴的名字。水面上弥漫着浓雾,我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就连声音似乎也被困在了这片雾气里。

我奋力地游了一圈,什么发现也没有。忽然,有什么东西勾住了我的脚踝。我深吸一口气,拔出腰间的刀,潜了下去。然而让我头皮发麻的是,绊住我的竟然是一大团黑色的头发。

头发连着一具被泡得发黑的尸骨,等我削断了头发再往下看去时,看到这片水潭下竟然埋葬着一堆触目惊心的白骨。那些白骨有人的,也有兽类的,大多埋在水底,只有少部分还在水中漂荡。白骨刺眼,更加}人的是头骨上那一双双黑洞洞的眼眶,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我感到背后猛地一沉,一具漂着的尸骨竟然趴在了我的背上,死死地箍住我的腰,将我往水下拖去。下面那些骷髅都不约而同地向我伸出了白森森的手骨,随即一阵阴冷的笑声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心头大骇,一个肘击顶开背后的尸骨,奋力地往上游去。这时,我感觉脚踝被抓住了,低头看去,发现一个骷髅头正咬着我的裤脚。

>>

我咬了咬牙,正要挥刀,一道红色的身影突然游过来,扯开了我身上的白骨,抓紧我的手往上游去。

等到我们都把头露出水面,我才看清楚,原来是李明月。

“没事吧?”李明月紧张地看着我,苍白的脸上还有些压抑不住的恐惧,“一掉下来我就找不到你们了,直到刚才看到有白骨往那边漂去……”

她的长发湿哒哒地披在肩膀上,红色的衣服被水浸透后露出了下方玲珑的曲线,还有几道淤青和伤口。见我看着她,李明月眼眶一红,缩在了我的怀里,哭泣道:“鱼哥,不要丢下我,我怕……”

做我们这一行的,哪有机会抱这么一个漂亮女人?我下意识地抱紧了她,她却抬起头,吻上了我的锁骨,然后慢慢地向我的嘴唇蹭来……

“小心!”突然,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大喊。与此同时,我感到怀里的人陡然一重,赶紧睁开眼睛,只见怀里的李明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陌生的女人尸体。女尸已经被水泡得发胀,像蛇一样缠在我的身上。我下意识地把她丢开,同时感觉到被她抚摸过的后背传来了冰冷刺骨的疼痛感,用手一摸,竟然满手是血。

女尸恶狠狠地瞪着我,发出狞笑。它的嘴里流出黑色的血水,那玩意儿差点就被她喂进了我的肚子。

原本萦绕不去的浓雾散开,我这才看到背后的东子他们,原来我们竟离得如此之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