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祖坟青烟不断却是大祸将至宅中接二连三有人暴毙-【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5:47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古时,鹿山脚下有个叫李念祖的,家资巨万,靠山中五金矿发家,奴仆过百人,乃全县数一数二的大户,时人称李家“鸦飞不过的田产,贼搬不完的金山”。

李念祖苛刻悭吝,待下人甚为惜金,工人奴仆往往干至年底,不仅没有那取暖过年的赏金,也没有米面慰钱,反是工钱扣得七七八八,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某日,李念祖想起身后之事,思虑道,我李家自发现这鹿山的矿脉之后,家底渐实,我若死后,可埋在这鹿山之中,以佑后人。

于是招工采石建墓,采得山阴之石,建那山南之墓。一日,采石的工人突然挖通一道天然洞穴,进去探查,但见这石壁上画有甚多鬼神之像,一眉一眼,极为传神,有个吴姓工人喜爱画作笔法,便打算将它们临摹下来。

刚刚画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鬼,山洞骤然迸塌,原来山洞附近有矿脉金苗,李家的矿工,在洞下矿中作业,导致山洞坍塌。

李念祖赶至现场,救出众人,巧了,只有吴工一人被山岩砸死,李念祖见他身下一幅画纸,上面绘着恶鬼画像,纸张甚旧,似那名家之笔,问清楚实情,方知是临摹之作,心疼孔方兄,不愿赔这一条人命,于是生了一计,要诸人依言行事,说这吴工,乃是偷盗李家的画卷,被天公察觉,收了其性命,看在其妻儿老小的面上,本绅特付其三月工钱,既往不咎。

众工害怕李念祖,都昧着良心,作了假证。

两年后,李念祖在屋中,又观这恶鬼画像,忽然大叫一声,仆地而亡,儿子李博按照其遗愿,葬在鹿山之中。

次年二月刚过,忽然有那守墓的家奴,慌慌张张跑来禀告,说出大事了,老爷的坟墓在冒青烟哩。

李博大骇,带着三名贴身家仆赶往墓地,数十丈远,趁着月光,便可看到坟墓上青烟袅袅,李博心忖道,“人常言,祖先有德,坟墓冒青烟,子孙大昌,难道我李家要出大贵人不成。”还未奔至坟墓,莫名心悸,便止步不前,让三个贴身仆人近前观瞧。

这三人围着坟墓细细打量,那青烟愈来愈小,消失了。

三人对李博道,“少爷,老爷的坟墓不再冒青烟了。”

李博见这三人脸色异常,又问他们是否不适,三人皆回答无碍。

李博身体不适,打算次日再来。

岂料翌日一早,那三个贴身家奴皆死在屋中。

李博冷汗直冒,这三人都是在昨夜去了坟墓之后暴毙的,当时便发现他们面色青白,一夜之间,果然祸至。

他吩咐下人将这三具尸体摆在一起,刚摆好,突然一个个冒起青烟来,李博电石火花间,心里顿悟,对家奴大叫,“快掩了鼻口,不可吸入这烟气。”

却是说得晚了,在场的数名家仆皱皱鼻子,直说头晕,他们脸色青白,却是跟昨晚那三人一样。

李博手脚冰冷,心惊道,“果真如此,谁若吸入了这青烟,便会死去!”他不似父亲那般无情,急忙请来城里回春堂最好的坐堂,为这两人号脉看病。

医生咂嘴半天,摇头道,“李少爷,这乃是罕见的瘟病,只须一日,便会丧命,我行医多年,也只是书上听闻,却从未见过如此病祸,不知源头何处?”

李博一顿足,将昨晚之事告诉他,医生脸色大变,“当上禀县令老爷,恐令尊已生变矣!”

自古道医不分家,那医生亦懂得些子道术,一边上报衙门,一边亲自去请自己的师兄,这师兄授有符篆,为虚阳道长,精通阴阳禳解之术。

虚阳道人与县令同时赶到李念祖的墓地,差吏皆战战兢兢,远远地围着坟墓。

虚阳又听了李博讲述一番原委,细细查看中了瘟气的家仆,摇头道,无救了,事不宜迟,马上开棺查看。

李博叹了口气,杵在一旁,不说话。

虚阳准备好桃林辟邪剑,画了诸多符咒,让在场者都拿一份,正对着坟墓,又坐在坟前,封了自己的五识,脖子一歪,如同死人一般,没了气息。

却听得坟墓之中,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众人两股战战,不敢吭声,突然轰的一声,坟墓喷出大量青烟,众人心胆俱裂,正想逃命,却见这青烟又聚于一处,被虚阳跟前的骨灰瓮收入其内。

而后,虚阳身子一晃,有了生息,在瓮口贴了十来道符,最后长吁一口气,道,“诸位不必惊慌,此瘟鬼已收服了。”

转向李博,两眉紧皱道,“这瘟鬼与你父亲意气相投,躲于坟棺之中,若非今日及早出手,日后必有弥天大祸。”

李博不解,拱手道,“仙长此话怎讲?我父亲已亡近一年,断不会为虎作伥。”

虚阳反问道,“方才青烟泻出,你瞧它似何物?”

李博吃了一惊,道,“隐约中,仿佛有一恶鬼,好似在哪里见过。”

虚阳点头,冲一旁的县令道,“大人可命人挖开李员外的坟,一挖便知。”

县令连忙下令刨坟。

众衙差一哄而上,将李念祖的坟墓刨开,棺椁却早已开了道缝,撬开棺木,里面的李念祖竟是栩栩如生,仿佛新死,旁边有一画卷,虚阳拿起,然后展示给李博看,“你方才看到的东西,是否为此画中之物?”

画卷之上,绘有一恶鬼,青面獠牙,周围有瘟气缭绕。

李博奇道,“经仙长这么一说,似为同一鬼也!”

虚阳解释道,这鬼名为疫鬼,有些地方称其为瘟神,昔精业宗师,若绘鬼邪,必画正神仙圣,以压其身,免其无中生有,受感应前来作祟,然而这画却单绘疫鬼,不绘神圣,却不知何故。

虚阳说道,李念祖这坟墓下面,乃是一条五金矿脉,凡物凡事皆为气成,五金乃地之精气所化,李念祖受五金之气所养,尸体不腐,同时滋养了此等邪祟,我虽将它封于瓮里,也是一时之策,恶念重者,皆能召唤此疫鬼,若以精气养之,必能重塑其身,到时必会破瓮而生。

世间恶念不除,疫祸不止,此乃天道也。

李博愧道,“这画卷乃是数年前,从一个采石工匠身上搜得,先父说是盗取我们家的藏品,实则,我自小到大,从未见过此画,先父生前甚爱此物,死后亦陪葬了。”

“那石匠现在何处?”虚阳两目如炬,厉声问道。

李博回答道,“早死于那场塌方之祸,不过,我可差人讯问其他石匠当时详情,那吴石匠的遗孀遗子亦离此不远,一问便知。”

(故事完)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全民斩仙2变态版

侠客风云传破解版

1519彩票正版

本溪娱乐棋牌网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