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离开你还真不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3:23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杨小妮常对丁冬说:“跟你在一起越来赵觉得没意思,真后悔当初选择了你”。

每次丁冬听到杨小妮说这句话,心里就酸溜溜的,也不知杨小妮的这句话是真是假。总之就是令丁冬特别的苦恼,也让他尝到了找个漂亮女友的痛苦。

这也怪不得丁冬,杨小妮是厂里公认的厂花,当初追她的人可以排成长队,其中不乏有钱有权之人,但她后来按受了老实内向的丁冬,这主要是因为丁冬会写诗,而且常常在厂刊上发表,让杨小妮感觉好浪漫。

但这种浪漫渐渐被现实生活所代替,丁冬只是个小小的人事助理,每月的工资交过房租后就捉襟见肘了,除了偶尔会给杨小妮买一些廉价的衣服、头饰外,就再也不能带给她什么了。杨小妮看到那些以前没自己漂亮的姐妹找的男朋友个个都英俊萧洒不说,还常常给她们带来物质上的享受。为此,杨小妮对丁冬越来越不满,经常指桑骂槐的说丁冬没用。

丁冬也想能出人头地,给杨小妮带去物质上的幸福,可他生来就是一个木讷且不善言语的人,厂里多次的晋升机会都给别人捷足先登了,有些后来的同事都成了他的上司。

前两天杨小妮因为租房的事跟丁冬吵了一架,吵完后,杨小妮就气呼呼的搬到厂里的宿舍去住了。丁冬坐在床上发了半天的呆后心情才平静下来,心一平静下来,他就后悔了,急匆匆去向杨小妮道歉,可杨小妮这次动真格的了,不但不让丁冬进宿舍门,还对着窗户对丁冬说:“你走吧,以后你都不要来找我了。”说完就啪的一声把窗户也给关上了。

那几天,丁冬心里特难受,见到杨小妮就追上去找她,但杨小妮一见到他就躲得远远的。李冬的哥们陈向阳摇着头说:“兄弟,你危险呀,这可是分手的前兆呀。”丁冬瞪了他一眼,心里像被棉花堵住了一般透不过气。

中午丁冬吃不下饭,下午一上班他就找主管李生请假。自进厂来,丁冬一直很少请假,就是生病的时候,他也是能坚持就坚持住。但今天实在是没心情做事了,满脑子都是杨小妮的身影,一会儿是她往日的温柔,一会儿又是她现在的不理不睬,总之都是让丁冬心痛的。

李生看了丁冬写的请假条一眼,板着脸说:“这段时间工作忙不能请假,今天下午还要派一个人去出差。”丁冬眼一亮,对主管说:“能不能派我去出差?”

主管竖起眼望着他,平常一提到出差,大家心里都七上八下的,生怕这苦差事会落到自己身上,人事出差要么去协助品质部处理品质异常,要么就是去接待客户,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往常大家都避之还恐不及,今天居然有人自告奋勇来接这差。这么稍稍一惊,主管就回过神来了,马上打电话给财务支了钱给丁冬,要他第二天就动身。

丁冬之所以想去出差,一是想借此散散心,二是想到底看看杨小妮是不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现在两人的心里都窝着火,分开一段时间也好。

第二天天一亮,丁冬就坐上厂车出发了,出厂门的时候,他还不忘看上杨小妮的宿舍一眼。

再说杨小妮,自与丁冬堵气,决定不再理他后,也犹豫了几天,她想,凭自己的长相再找一个比丁冬好的绝对是不成问题的,何必要在丁冬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但没过几天,杨小妮又怀念起和丁冬在一起的日子,虽然过得清淡,但丁冬对对她真的很好,凡是他能想得到让杨小妮开心,他都会想到做到。杨小妮在他心里就像是公主,想想还有谁会对自己这么好。

杨小妮想要是再碰到丁冬就不躲了,给他一个机会来认错。自他们认识以来,就吵过那一次架,虽然只这一次,但说明丁冬与以前已改变了不少,不然平常对自己千依百顺的丁冬怎么敢和自己吵架了,所以她这次至少要让丁冬吃些苦头,将丁冬这种对自己的叛逆扼杀在苗头上。

这天,杨小妮从丁冬的办公室经过时,故意将高跟鞋踩得砰砰响,她想丁冬一定会出来的。但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他的人影。杨小妮禁不住往丁冬的办公室望去,却没看到丁冬,这不由得使她一怔。

杨小妮走进丁冬的办公室,陈向阳笑着向她打招呼。杨小妮问陈向阳:“丁冬上哪去上,今天没上班吗?”陈向阳故作惊讶的说:“怎么,你还不知道呀,丁冬已经辞职回老家去了。”杨小妮心中一紧,然后瞟了陈向阳一眼,有些不相信,就去问丁冬的主管李生,李生抬起头,看到陈向阳冲他诡异的眨眨眼,就一本正紧的说:“对呀,前天辞职的,他没跟你说吗?”

杨小妮头嗡的一声就跑出去了,然后疯狂的打起丁冬的手机。认识丁冬以来,这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失去丁冬的痛苦,真的像别人说的,在一起时不知道珍惜,失去后才明白最珍贵的莫过于此。她不停的拨着号,但一次次的失望,丁冬的手机一直是关机。她不知道丁冬会不会想不开去做什么傻事,于是准备给丁冬的家里打个电话,可一查手机又泄气了,原来自己那几天跟丁冬赌气时,把丁冬家里的电话给删掉了。

一连几天,杨小妮都在为丁冬伤心劳神,晚上睡不着,上班又提不起精神。每天像度日如年般的熬过八小时后,就一头扎进宿舍里看着手机发呆。她想丁冬过几天可能就会打电话来的,说不定今天的什么时候就会打。于是睡觉的时候手机也不关了,要是听到电话响,她会猛的从床上跳起来。但有时想着想着,心里就忍不住骂起丁冬来了:好你个丁冬,才受这么点苦就放弃我了,还说要爱我一生一世,去你的。好,你不要我,那我就再找个给你看看。

这天晚上,杨小妮像往常一样正躺在床上发呆的时候,陈向阳敲开了她的宿舍门。

丁冬这次出差的任务居然是陪一位老客户去旅游,并负责客户旅游期间的饮食起居,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要是在以前,这个美差落到他的身上,他不高兴得跳起来才怪,但这次不管去的地方多么好玩,他也打不起半点精神。

本来他想跟杨小妮打电话的,但一想连见到面她都不理她,打电话就更加说不清楚了,况且他的手机由于一直没来得及充电早就连开机都开不了了。

丁冬白天陪着客户东跑西转,还要陪着笑脸,晚上好容易躺在床上了,却又怎么也睡不着,心中总是在隐隐的作痛。

这天晚上回到宾馆,丁冬正在给手机充电,客户一把拉着他就往外跑,丁冬吓了一跳,以为出什么事了。那个客户神秘的对丁冬一笑,说:“明天就要回去了,今晚陪我去找乐子怎么样。”丁冬不明白找乐子是什么意思,就说:“好呀,只要您玩得高兴就行。”

客户把丁冬带到他房间,拨了一通电话后,开了一瓶红酒。过了半个多小时,就有人来敲门,丁冬去开门,只见门口处站着两个妖艳的女孩子。丁冬问她们是谁,是不是走错门了。这时客户走过来朝丁冬做了个退后的手势,然后一手搂着一个就进房来了。

丁冬现在才知道原来找乐子就是做这个,脸上突的就红了。客户推了身上的一个女孩子说:“你陪那位先生。”那女孩子冲丁冬笑笑就像水蛇一样的缠上了他,丁冬一把推开她,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不做这个。”接着便落荒而逃。远远的,他还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笑声。

手机充好电后,丁冬就迫不及待的跟杨小妮打了个电话,但接电话的却是陈向阳的声音,丁冬两眼一花,一头裁到了床上。

陈向阳这几天有些心神不定,精神恍惚,特别是见到杨小妮时,脸上就烧得厉害。那天晚上他去杨小妮,是想告诉她丁冬只是去出差,叫她别担心的。

他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原来杨小妮刚冲完凉,头发散在脑后,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优美的曲线尽露,让他不禁陶醉。杨小妮问她有什么事,他当时正忘乎所以,就把想说的话全忘掉了,只好搪塞着说:“没事,看你这两天心情不好,想来安慰你一下,你没事吧。”

杨小妮淡淡一笑,说:“没事,他那种人才不值得我去为他伤心呢。”陈向阳口齿有些打结的说:“那就好,我……我也放心了,其实你人很……很好,还很漂亮,再找一个就是了。”杨小妮看到说话的样子不禁乐了,就开玩着笑的说:“是呀,我觉得你就不错呢。”

这句话让陈向阳心猿意马了,心想:原来你跟丁冬那小子分开就是为了我呀。想着,胆子也大了,开始说着一些挑逗的话,手也不安分了,眼里透出灼人的光来。杨小妮见他把自己的话当真了,突然就害怕起来了,连跟他解释自己刚才是在开玩笑,可陈向阳哪里还听得进去,张开双手像只狼一样扑上去。杨小妮吓得又哭又闹,又踢又打的。

在这关健时刻,杨小妮同宿舍的舍友从外面逛街回来了。陈向阳惊醒过来,尴尬中的他拿起杨小妮的手机说:“我手机没电了,借她手机去打个电话。”然后一溜烟从门口闪了出去。那天晚上丁冬打电话给杨小妮的时候,手机还在陈向阳手里,而且是他接的电话。

现在丁冬马上就要回来了,陈向阳感到有点害怕,自己和丁冬是好哥们,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趁他不在就打起他女朋友的主意,他不把自己打死才怪。

丁冬一回到厂里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杨小妮,但每次一有这种想法时,心里又忐忑不安,万一杨小妮还是不理他呢,还有那天那么晚了接电话的怎么会是陈向阳,难道这小子趁自己不在,打起了杨小妮的主意,并且已经得逞了。那么杨小妮呢,真的对自己没有一点感情,移情别恋了。

杨小妮看到丁冬又回厂来了,才知道陈向阳和李生都在骗她,心里不禁高兴又有些担忧。高兴的是丁冬还在里,还没有真正的失去他,担忧是丁冬会不会原谅她,会不会来找她。

这晚下了班,丁冬走到了杨小妮的宿舍门口,手提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又提起来,心里一直打着鼓,怎么去跟杨小妮说呢。万一她还是对自己一脸的冰霜怎么办。

杨小妮从窗户看到丁冬在门口徘徊,心里紧张得要命,要是等会丁冬问起自己的手机怎么会在陈向阳那,该如何解释。

“干什么呢你,在这里晃来晃去,想进去就进,不要在这里像做贼一样。”杨小妮的舍友不知什么时候双手叉腰站在丁冬的面前。丁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推开了杨小妮的宿舍门。

丁冬看着杨小妮,双眼闪着泪,杨小妮望着丁冬,脉脉含情。然后,丁冬抱着杨小妮,杨小妮依着丁冬,两人沉默了许多,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一句话:“不要离开我,没有你真的不行。”

兵器少女破解版下载

最终契约手游

变态板战魂西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