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神州壮士丁发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14:03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孟村镇丁发祥的后代,保存着一块御赐的鎏金大匾,上书四个大字:神州壮士。字迹遒力苍劲,气度非凡。这是丁发祥战败俄罗斯大力士后,康熙皇帝亲笔所书赠送给他的。丁发祥的事迹,《沧县志》上有记载,民间更是有口皆碑,引以为豪。

丁发祥又叫丁盛禹,沧州孟村镇回族人。他和八极拳祖师吴钟为同代人。明末清初,民间盗贼蜂起、沧州一带的兵痞土匪更是多如牛毛。丁发祥为保身家姓命财产,开始练习武艺。他家住在村东头,村东不远,有个破砖瓦窑,这个砖瓦窑就成了他练功的场子。他让人把窑门堵上,吃住全在里头,习练八极拳和铁砂掌。

这铁砂掌怎么练呢?开始时,用白布缝一个厚袋子,象纳袜底儿似的纳好,里面装上麦麸,放在石板上,用手翻、正、横、竖在上面反复摔打,三天为一小满,三十天为一大满。以后麦麸换绿豆,绿豆换铁砂,到后来直至撤掉垫物,直接在光石板上摔。如此反复摔练,至少要三年的功夫。没有吃大苦的精神和顽强的毅力,是练不成铁砂掌的。

丁发祥在窑里苦练了三年,功夫学成,便云游访友去了。

这天来到北京。他正在大街上走着,迎面蹿来一匹白龙烈马,马上兵丁加鞭催马,在人群中横冲直撞。躲得块的,丢了帽子掉了鞋,躲得慢的,马蹄子踢出两丈远。马上兵丁哈哈大笑,好不开心。

丁发祥是个火筒子脾气,一看兵丁如此混帐,立时就翻儿了。他不躲不闪,直耿耿着冲烈马走去。白龙马见有人竟敢拦路,直朝丁发祥扑来,想一跃子踢他俩窟窿。丁发祥眼疾手快,待烈马扬蹄要尥的瞬间,挥起铁掌,“横云断雾”,只听“啪嚓”一声,白龙马一只前蹄被一掌砍断,烈马一声嗷叫,栽在了地上。正在得意洋洋的兵丁冷不防给摔了个嘴啃泥。这小子哪吃过这种碰?狗仗人势可不干了,拉着丁发祥,非要去见王爷。原来这小子是达嘛肃王的亲兵,这白龙马便是肃王爷的心肝宝贝。伤了王爷的宝马良驹,罪该当斩。丁发祥初入京都,有眼不识泰山,这可捅了大漏子。

他们这里一撕扯,立刻跑来十几个兵丁,胳膊肘自然不会往外拐,个个如狼似虎,拿枪逼住丁发祥,让他去见王爷。按丁发祥的武艺,再有十几个兵丁也不是对手。但他想,有理走遍天下,王爷更该守法。你的兵丁纵马伤人,到万岁爷那儿也不怕!丁发祥由兵丁们押着,进了达嘛肃王府。达嘛肃王是康熙皇帝的一名得力战将,武艺高强,人称“神力王爷”。他听说一个庄稼人一掌砍断了他的马蹄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传令带丁发祥进见。

丁发祥被带进府来,跪在一块涂蜡的石板上。达嘛肃王端坐在虎皮椅上,瞪着一双老鹰猎物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满脑袋高梁花子的乡下人,想判断眼前这个胖墩墩的汉子是否能一掌砍断他的马蹄。看了半天也没得出个准确的答案来。

王爷“唔”了声,开口说道:“听说你一掌砍断了我的马蹄,可是真的?”

丁发祥并不害怕,理直气仕地说道:“王爷的兵卒纵马伤人,是我一时手误,伤了宝马。”

达嘛肃王的涵养还算够高,听了这话,沉吟了片刻,并没发怒,冲着丁发祥道:“这样吧,你过来,我攥住你的手,你若能抽出,咱两来无事;若是抽不出嘛,那就体怪本王爷了。”

丁发祥没想到王爷会来这一手。他抬起头,只见王爷身如铁塔,胖墩墩壮如健牛。别的不说,光看那蒲扇般的大手,根根指头枣木橛子似的,要让他攥上,还不骨碎肉裂!要想抽出,真如虎嘴里掏肉。但是丁发祥毕竞是武艺在身的人,岂能让他吓住?是铁是钢,火上试!只见他丝毫一也不祛儒,伸出双手,说道:“王爷攥好,我要领教了!”

王爷一声冷笑,伸出大手如虎噙食,死死地钳上了丁发祥的手。丁发祥立时感到一阵疼痛,他不由得一怔。因为他的手已练成了铁砂掌,碎砖断石都不感到疼痛,今王爷一攥就感到了疼痛,可见王爷的手劲有多大。王爷仍端坐在太师椅上,抖抖胳膊说道:“随便吧!”丁发祥说声“好”,鼓气运劲,刚用到八分气上,只听“咔嚓”一声,原来王爷的椅子已被强劲拉断,王爷同时也被拽了起来。

丁发祥继续发功运气,“厚”的一声大叫,气催声力,声助气威,只听“吱啦”一声,双手抽出,但见满把鲜血,原来被撸去了一层皮。再看地上,膝下的石板已碎了。王爷看罢,鼻子里挤出个“唔”字来,抬手扔掉满把的茧皮,说道:“小伙子,功夫还不算到家呀!回去再练几年吧!”

丁发祥虽说取得了胜利,赢了达嘛肃王,但他感到又羞又傀。的确,自己的功夫还不到家,他再无心去访友了,竟回头重又回到了家中土窑。

这一次,他不仅练铁砂掌,还练鹰爪力。平时谁家死了牛,不管多少钱,也要买下鲜牛皮。回来后,用刀割成条子,系上死扣子,然后网成球,等晒干后,再用手去解。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三年后丁发祥的手力能捏瘪铜钱,一掌插进墙里能用手指夹出墙壁里的青砖。土窑的内层是由砖砌的,丁发祥在窑里练功,竟把窑壁砖抽得七零八落。

在这几年中,丁发祥不仅练成了铁砂掌及鹰爪力,轻功也练得相当好。土窑二三丈高,他一纵身能跃上窑顶。平时窑门堵死,出入全是高来高去。他觉得这样功夫仍不到家,又抱进窑中两个石磨和一堆石头,开始把石头拴在身上,练纵身上窑,后来不断加石头,后来换成了一块石磨,到后来直练到抱着抱着两块石磨也能上窑。

这一回,丁发祥的功夫不能说练到家了,但在武乡沧州来说,是没人敢比的。丁发祥打点行装,重又去北京,再会达嘛肃王。

二人一见面,丁发祥大礼参拜。王爷道:“来啦!这回我再看看你的功夫!”丁发祥仍跪在地上,伸出了双手。达嘛肃王摸住这双手就觉得硬梆梆直挺挺,就象握着块生铁一样。王爷暗自吃了一惊,他运了口气,死死地钳住了丁发祥

的手。尽管王爷用尽了平生神力,丁发徉并没有多大感觉,胳膊一抖,双手轻轻抽出,把王爷拽了一个趔趄,险些嘴巴着地。这一回,丁发祥的手没任何伤损。王爷站起身来,“唔”了声道:“功夫不错,后花园去吧!”

达嘛肃王把丁发祥领到繁花似锦的花园中,在一口枯井旁停了下来。只见井旁放着两个百斤重的石锁,显然这是王爷练功的地方。王爷指着枯井道:“早上我的一支金镖不慎落井,劳你下去拿上来把了”丁发祥不知是计,探头往井里一着,见不太深,二话没说,纵身跳入井中。左摸右摸,哪里有什么金镖?猛然间他感到头顶上一阵发黑!急忙抬头,

啊!原来王爷砸下了石锁。

井口腰围小,没处躲,没处藏,丁发祥一看不好,急忙用双手来托举,石锁落井力有千斤,若是常人,不砸成肉饼子才怪呢。然而井下毕竟是身怀绝技的丁发祥。

达嘛肃王投石下井本是想试探丁发祥真功夫的,如果丁发祥被砸死,说明他功夫还不到家,怨他命短;如果他能侥幸不死,便想收丁发祥为自己的武术教习。

达嘛肃王砸下石锁后,以为井下马上会传来一声惨叫,可奇怪的是,里面并没什么功静。他侧耳听了听,马上又提起另一个石锁扔下去,两石相碰,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王爷以为,丁发祥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架不住。他又侧耳听了听,里面仍没什么动静,他以为丁发祥一定被砸死了,“哼”一声,故意探出脑袋对井下说:“怎么样?这玩艺儿够份量吧?”话刚落地,井下传来回声使他大吃一惊:“这俩玩艺儿太轻,还有没有更沉的?要是没有,我可要上去了!”说完,丁发祥拧身提气,使出抱石磨上窑的功夫,嗖一声,手托石锁,跃上了井台,冲着达嘛肃王哈哈大笑。达嘛肃王身经百战,见过多方奇人,哪里见过这等绝功?王爷暗叹一声,满脸堆笑,竖起大拇指连连说道:“真是神功,神功啊!”

努尔哈赤平定中原后,到了康熙这代,天下基本上太平了。俄罗斯帝国早就对中国这块肥肉馋红了眼,但慑于大清的国威,不敢轻举妄动。康熙十七年,他们派了两名大力士来北京,名义上是来较艺,实际上是想通过大力士此行,摸摸大清皇朝的底细。如果大清千万臣民都战不过他们的大力士,说明民弱国衰,定然不堪一击,将来出兵,大清江山唾手可得。这两名大力士来北京后,在俄罗斯领事馆里休息了几天,便在前门前搭起了擂台,并贴出告示,要与炎黄儿郎分个上下输赢。当时的北京,武术家多如牛毛,个个胸怀民族正气,哪容外邦在这里耀武扬威?纷纷上台较艺,想挫挫力士的威风。但二人毕竟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一流拳击家,力大如牛,技艺高超,有的三五个回合,有的十来个回合,便都败在二人拳下,一连三天,打伤了几十个前来较艺的京城武豪。

消息飞报宫中,康熙帝十分震惊,他敏锐地意识到,俄罗斯帝国派二力士来中国,决不是一般性的武术交流,其中定有不可告人的政治阴谋。堂堂中华,赫赫大清,那能败在洋人之手。当即升朝,招集文武百官举荐能人。达嘛肃王出班请奏,举荐了丁发祥。

丁发祥由于深居王府中,对俄罗斯二力士来北京设擂的事还不知道。听到王爷的传谕后,非常气愤,当即乘车去了前门擂台。

擂台下人山人海。擂台用几根粗大的竹竿和圆木塔成,根柱石陀垫底,高出地面半人高。两名大力士赤胸裸背,腰系牛皮功力带,腕裹犀牛皮护手,拉开架式,正跟一个中国武士较量。二人来来往往,擂台被跺得咚咚直响。中国武士忽尔扑、挠、勾、搂,围着大力士蹦蹿跳跃;忽而驱拳猛进,直取正门。明眼人一看便知是猴拳。尽管这位武士拳艺

精湛,怎奈这大力士壮如铁塔,拳脚着身,就象挠痒一般。二人战了十几个回合,中国武士一招不慎,一下子被大力士

抓上了膀子。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一手“搬树取枣”,一手“海底捞月方,“忽”一声抓起了中国武士,朝着台下扔去。

众入一片惊呼。丁发祥看得真切,脚使登云术,飞身蹿过,上手“霸王举鼎”,正好接住被扔下台的同胞,说声“少歇”,转身飞跃上擂台边角。

丁发祥大喝一声,冲着得意洋洋的大力士道:“休要逞狂,看这个!”

大力士一惊,以为丁发祥会进攻他,急忙招架,不料丁发祥回手抓上了支擂台的大竹竿,只听“咔嚓”一声,碗口租的竹竿立时劈成了数瓣。大力士“啊呀”一声,暗叹此人大大的厉害!丁发祥道:“阁下来中国好几天了,听说也胜了几场,今个我倒要领教领教!”

大力士仔细打量了一番胖墩墩的丁发祥,道:“你的名子叫什么?”

丁发祥报了姓名。大力士一也通了名,原来他叫雅鲁格鲁斯基。雅鲁格鲁斯基晃了晃斗大的拳头道:“你,进招吧!”

丁发祥道:“这里是我们的国土,我是东道主,你是客人,岂能我先出手?这样吧,较武较艺,较艺较力,你先打我三拳,我再打你三拳,然后比试如何?”

要是往常,大力士马上会痛庸快快地答应的,可是这一回他却连连摇头。明摆着的事,刚才丁发祥单手捏劈竹竿,已使他胆战心寒,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干的。雅鲁格鲁斯基道:“还是对打吧!”说完拉开架式跃跃欲击。

丁发祥冷笑一声,好挥拳招架。

一上来大力士便使用了西洋拳击的连珠炮进攻,拳头雨点般地砸向丁发祥。丁发祥左躲右闪,只是招架。几个回合后,丁发祥见他的拳技不过如此,便由守为攻。因他练的是八极拳,八极拳的特点之一就是攻击性强,讲究“迎门三不过”。意思是只要你出手,不过三招就能把你打倒。只见他抖胯合腰,含胸拔顶,手脚相随,三盘连进,暴肘加暴掌,戳、济、靠、崩、提、胯、缠、顶,使开八极神威,无坚不摧。雅鲁格鲁斯基在这种凌厉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但他毕竟是一位受过严格训练的拳王,自有起死回生术。此时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只见他大吼一声,飞身跃到丁发祥的背后,一记左直拳,真取丁发祥的后颅。这一拳异常凶狠,要是打中,当即就得脑浆崩裂。丁发样听到脑后风响,急忙回头,向右一闪,急出左手刁拿大力士的手腕,随即上右步插入大力士的左腿后面,屈肘下压大力士的右上臂,左手外旋拧转,想锁住大力士的肩。不料这家伙比泥鳅还滑,一下子挣脱了。丁发祥一看不好,急用右臂向后横击大力士的咽喉。这招叫“转身震脚大缠”,暴肘力有千斤。大力士挨了这致命一击,当即后仰在地,砸得擂台直颤悠。大力士被摔昏在地上,流了一片污血。原来被丁发祥抓过的地方现出五个窟窿,血流如注。另一名大力士一看,早吓破了胆,哪还敢自讨苦吃?急忙过来相救同伴,甘愿认输。

前门比武,整个京都沸腾,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康熙皇帝闻报后,龙颜大喜,当即挥笔提下“神州壮士”四个大字,命翰林院制匾。一些王公大臣们也纷纷赠匾赠书画,以示奖励。丁发祥的名字,一时间传遍全国,并载入《大清国事录》中。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珍贵的金匾和书画,丁家子孙保存了几百年,却毁在了文化大革命中,真是千古憾事。

西游修仙记手游破解版

女神猛将传下载

缘来是仙手游

城池攻坚战无限元宝版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