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家口雪城崇礼西北望天更蓝-【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03:41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蓝图中,张家口是京北冰雪旅游带的重要节点,京张高铁的建设让张家口与北京之间的路程缩短为半个小时。京张医疗卫生协同发展,又让张家口迅速成为辐射晋冀蒙的新地区性诊疗中心。  “西北望,有蓝天”,“华北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这是张家口人最愿意提起的城市新形象。  医疗合作一年  减少进京患者5000多人次  于向华的退休生活是被张家口改变的。因为京津冀医疗协同发展,去年8月,刚从301医院退休的他与张家口市妇幼保健院签订聘用合作协议,正式在市妇幼保健院组建小儿骨科团队——张家口地区从此有了自己的小儿骨科专家。  从于向华到张家口以来,张家口市妇幼保健院已经完成了多例小儿骨科大手术,接诊各类病人超过100人次。按照于向华的设想,未来几年,他的目标是为张家口培养起一支业务精良的诊疗团队,免除患儿进京就医的奔波之苦。  自2015年2月,北京和张家口达成医疗卫生协同发展框架协议以来,张家口的医疗机构与北京方面的沟通日益紧密,有很多像于向华这样的北京优秀医务工作者来到了张家口。邸飞也是其中一个。  北京天坛医院与张家口市第一医院从2015年8月开始合作建立脑科中心,从天坛医院神经外科过来的邸飞从去年接替他的同事,担任了张家口市第一医院副院长、北京天坛医院(张家口)脑科中心主任。上任一个多月时间里,他做了三十多台手术,几乎每天一台。“神经外科的手术少则一两个小时,多则四五个小时甚至更长。这样的工作强度,比我在天坛医院还要高!”  “京专家”的到来,不仅填补了张家口市相关诊疗领域的空白,增强了相关科室的实力,使本地患者有了在家门口就医的便利,还吸引了不少外地患者的到来。记者也从邸飞那里看到了相关统计:对接合作一年来,中心共接受外地转入病例201例,转北京天坛医院仅11例,减少进京患者5000多人次……新增和住院病人绝大部分被“截流”在了张家口,实现了为首都分流疏解的初衷,分级诊疗作用明显。  而张家口当地的医务人员也特别满意与北京的医疗合作。张家口市第一医院医务处长郑紫磊告诉记者,2015年合作之初,张家口医院与先进医疗机构在硬件设施上的差距还很明显。“第一次神经外科手术时,时任脑科中心主任万伟庆主任医师需要一个支撑手臂用的支架——这在天坛医院属于最基本的手术器械,但在这里却成了稀罕货,万伟庆只能在手臂悬空的情况下完成了那台六个多小时的手术。”而现在,张家口市医院已经“升级换代”,还与天坛医院实现了跨区域卫生信息的“无障碍”化。“我们可以经常开展两院间急诊远程医疗会诊,随时调整治疗方案。”  张家口市第一医院党委书记、院长乔春友说:“北京专家的敬业精神、严谨作风带动我们全院形成了一股狠抓业务、对标先进的风气,帮我们打造了一支‘带不走的精英团队’。未来的合作将向多学科、综合性更深层次拓展,希望早日将北京天坛医院(张家口)脑科中心建设成为辐射晋冀蒙的区域性脑科诊疗中心。”  加入北京半小时生活圈  下花园房子多半卖给了北京人  周六清晨5点46分,当记者来到昌平朱辛庄公交场站时,小张已经在899车站前排队候车了。小张在西城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租住在回龙观的她,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里坐车回下花园的家。  两个多小时后,一路走高速的899路一站直达下花园区交通枢纽。这趟省际公交车已经开通了5年多,首发站从德胜门转到了朱辛庄公交场站,刷北京的公交卡能打六五折。  “用北京的老年证还能免费呢。”李秋荣阿姨告诉记者。3年多前,李秋荣在下花园买了一套两居室,从看房班车上一下来,李秋荣的爱人就拍板定了,“天瓦蓝的,空气特别好。当时房价也就4000元,对我们来说不算负担。交通又方便,火车也有,公交车也方便。”  下花园交通枢纽离将来的京张高铁下花园站,只有5分钟的车程,沿路全是新开的楼盘,高铁站对面的一个楼盘,更是直接起名叫“北京郡”,售楼处外停的车都是北京牌照。“这里离城区有点远,买房子的多数都是你们北京人。”退休后开起了出租车的王师傅告诉记者,他非常期待京张高铁的开通和京津冀一体化的深入,“将来能有更多的流动人口过来,我们的日子才好过。”王师傅说,下花园城区比较小,大家出行连公交车都少坐,他特别羡慕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听说都是好几个人抢着打不上车,我是好几个小时拉不上一个活。”  记者在下花园中心南北大街走了一个来回,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一个街口的变电箱上,贴着一张高铁招聘服务员的海报,“这个工资待遇不错的,比下花园的平均工资都高。”路过的王阿姨告诉记者,她的儿子本来在怀来的煤矿工作,那边煤矿基本停产了,在家里待了小半年,如今也准备报名应聘。  李秋荣买的房子在下花园的滨河带,是下花园最早面向北京人销售的楼盘之一。小区里有薄薄一层雪,室内温度25℃,整个小区的住户,北京人占一半以上,大家平时交往也比较多,“这边的物价低,空气好,我们真是越住越满意。”  “下花园与北京的对接已越走越近。我们相信,未来几年,下花园将成为北京市民更加向往的福居宝地。”下花园区驻京流动党委书记张金刚如是期待。  冰雪经济  12万崇礼人,两万“吃”雪致富  “崇礼的雪,白得透亮,能看到每个花片的枝蔓。这才是雪花呢。”在崇礼滑雪场的雪道上,儿子豆豆跟着教练练习滑雪,他的妈妈季秀陶醉于久违了的雪花。“北京已经很多年看不到这样的雪了。”  季秀一家是周五下午开车到崇礼滑雪。这是她第二次来崇礼,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还是因为想换换新鲜空气,在海南和崇礼之间选择了更方便的崇礼,“边运动边洗肺。这里都是自然雪,雪道滑起来特别带劲。”  像季秀这样,趁着休息日开车去崇礼滑雪的北京人也越来越多。“一看空气不好,我们就出发了。”家住回龙观北的小肖已经连着几个周末都在崇礼度过,“这边的滑雪场,收费虽然稍微高一点,但是管理很规范,不用给小费。这种收费方式,更让我觉得舒服。”  从申冬奥成功后,主办雪上比赛的崇礼的“雪经济”就踏上了发展快车道,而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出台后,越来越多的北京人也已经是崇礼雪场的主流消费人群,崇礼县城、滑雪场下的停车场里,京字牌照的车能占到一半比例。  崇礼县黄土嘴村是距离万龙滑雪场最近的村落之一。滑雪场开张之前,村民惠万宾靠养殖几头肉牛支应着一家人的日常开销和一双儿女的学费。“在村里,只要孩子交学费不用借钱,就算好人家。”他的妻子刘树英说。2004年,惠万宾凑了8万块钱,成为了村里第一批6家“农家院”之一。第一年的收入刚够交煤钱,第二年生意就开始火爆起来。  开办“农家院”,现在已经成了黄土嘴村最挣钱的买卖,全村“农家院”也发展到13户。但每年雪季,黄土嘴“农家院”还是常常爆满,前来滑雪的爱好者一住就是十几天,来自世界各国的滑雪运动员也成了这里的常客。惠万宾也学会了不少“不太标准”的英语。  除了开办农家院,黄土嘴村的村民也从很多方面受惠于滑雪场。52岁的武军从县城的汽修厂到万龙滑雪场当上电工,一年收入4万多元。老伴李春真也在滑雪场做保洁,一年收入近3万元。在黄土嘴,像武军这样在万龙滑雪场常年打工的农民有100多人。  滑雪场还给了黄土嘴村的年轻人就业的希望。惠万宾的儿子惠江大专毕业后,当上万龙滑雪场的滑雪教练,2013年,惠江被雪场送到国外培训学习。在黄土嘴村,与惠江年龄相仿的十多个年轻人,都从外地回来当上滑雪教练。  根据统计,这两年,崇礼全区的12万多居民,有近2万都在从事与滑雪、旅游相关的产业。而仅猴年春节期间,崇礼5大滑雪场接待游客超过53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突破4亿元大关。

网站用户体验优化

视觉识别系统

电商系统搭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