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沪股通能改变什么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2:51 阅读: 来源:车蜡厂家

“沪股通”能改变什么?

4月10日下午2点左右,原本走势疲沓的上海股市突然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往上冲。短短20分钟,上证指数从2109点飙升到2145点,涨幅由0.2%升到1.97%。而原因只有一个,即从博鳌论坛传来了“沪港股市互联互通”即将试点的消息。

沪港股市互联互通,简称“沪港通”,包括两方面:一是境外投资者通过港交所可以买卖在上交所上市的上证180成分股、上证380成分股以及在上海与香港两地挂牌的A+H股,即“沪股通”;一是内地投资者可以通过上交所买卖在港交所挂牌的相关股票 ,即“港股通”。本文只谈论前者,即分析“沪股通”可能带来的影响。  分析认为,沪股通之所以能产生这么大的效果,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可以增加市场的资金量,激活萎靡不振的股市;二是境外投资者固守价值投资理念,可以改变国内市场的投机氛围,提升蓝筹股的活力。大而言之,这样的分析与预期逻辑上似乎也能自洽。但实际效果究竟如何,不是几句分析、预测,乃至臆想就能打发的。  古人云: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20多年来,中国股市遭遇的难题无非两个:一是走势熊长牛短,市道不振;一是投机猖獗,炒作成风。而原因据说也主要有两个:一是机构投资者势单力薄,市场资金不足;二是中小投资者不理性,缺乏正确的投资理念。为了消除股市顽疾,二十多年来,尤其是近十年来,我们的主要对策也是两个:一是开源,包括培养国内的机构投资者、引进境外的理性力量;二是节流,即停发新股 、尽量限制大股东解禁。不能笼统地说这些动作没有效果,但究竟产生了多大的效果,对投资行为、投资风气、投资文化产生了什么积极影响,是值得仔细思量的。  归纳来看,20多年来,为了扭转市场格局,改变市场氛围,增进投资理念,我们从小到大、从里到外做了一系列开创性工作,包括大力培育机构投资者、扶植公募基金;开放B股市场;引进合资格境外投资者(QFII)等等。对于这些大动作,市场曾经十分激动,投资者浮想联翩,巴望它们能带领中国股市摆脱困境,走出迷茫,走向一片新天地。  众所周知,从自有股市以来,我们就一直强调培育机构投资者,20世纪90年代后期就开始发展封闭式基金。到了本世纪初,开放式基金进入蓬勃发展高潮。到目前为止,公募基金的规模达到了3万亿水平。加上券商自营、私募基金与其他机构投资者,机构总规模超过了5万亿,占到了沪深流通市值的三成多。然而,可见的变化是,除却造就了2005年~2007年的疯狂牛市外,市场格局并没有发生什么质的变化。一系列严重的副产品是,2007年以来的调整至今已经7年了,仍没有结束的迹象,其节奏及脾性与20世纪90年代的股市差不离;价值投资的氛围并没有主导市场,概念、题材、小市值股、烂股票的重组还是炙手可热;IPO还是以40~60倍的市盈率招摇过市,新股上市之后还能照样翻番;蓝筹股被冷落,难入机构的法眼。即使银行股的股息率超过5%,远远高于一年期银行存款利息,但基金对它们的配置降到了历史新低。  最具讽刺意味的莫过于B股市场的开放。为了改变B股市场长期以来的低迷局面,倡导价值投资理念,管理层决定从2001年6月向境外投资者开放B股市场。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在没有开放之前,上证B股指数从2001年2月底的91点,经过3个月,涨到5月底的239点,涨幅高达162.64%。等到6月正式开放后,指数一路向下,调整了整整50个月,直到2005年7月的58点才止住了脚步。不仅3个月的涨幅全部抹去,较2月的91点还下跌了36.26%,可以说套牢了国内的B股投资者。更重要的是,B股市场的基本格局并没有因此发生什么变化:境外投资者不仅没有将B股带活,也没有成功嫁接投资理念。B股还是原来的模样,还是我行我素。  最近十年余来,开放境外投资者大规模投资国内股市,即引进QFII不能不说是大动作。从2003年至今,可以参与投资的QFII机构接近240家,可动用的投资规模超过1500亿美元。这些机构都是世界顶尖的机构投资者,崇尚理性投资与价值投资,财大气粗而又活泼顽强。照说,它们会给国内股市注入新鲜血液,促成巨大的变化。但是,它们对国内股市的影响,除了唱空而反手捞钱以外,似乎没有给国人留下什么。尤其是管理层、投资者殷切以待的投资理念与稳定市场的预期更是了无踪影。  总结过往,我们发现,经过这些努力,表面上机构投资者队伍壮大了,理性的力量强盛了,资金比过去充沛多了,市场日成交从百亿级上到了千亿级,但我们最忌讳的投机氛围似乎没有本质改变,牛短熊长的市场节奏也没有变化,对概念、题材与垃圾股的炒作甚至更加嚣张。而被人称道的蓝筹股一如从前般猥琐,被冷落,被边沿化,从来没有站上投资舞台中心。  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机构投资者,包括境外的机构投资者对国内股市毫无影响,更不意味着笔者反对股市的对外开放。笔者想强调的是,通过这些大动作,我们的改革并没有达致事先的预期,或者说对市场的积极影响非常有限。毫无疑问,这证明过去的所作所为是低效的。这是不是说明我们没有做到点子上?如果依然如此,市场能发生什么改变?“沪股通”能让国内市场脱胎换骨,走上我们期待的轨道吗?

alevel经济

alevel报考

ib课程是什么

相关阅读